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368章 青霉素的发明与应用
  弗莱明这样说:“如果我的实验室也像我参观过的实验室那样现代化,我就可能永远也发现不了青霉素。”

  弗莱明全名亚历山大·弗莱明,1928年他发现了青霉素。

  弗莱明的实验室与众不同,杂乱的实验设备乱七八糟。他的实验室在伦敦的圣玛丽医院,但是却像一个旧货店。他经常在初步研究了所培养的细菌之后,就把那些小玻璃器皿扔在那里,过一星期左右,再去看看它们发生了什么有趣的变化没有。他正是这样在有意无意之间找到了他最伟大的发现。

  1928年夏末,弗莱明研究葡萄球菌。和他往常的习惯一样,他把葡萄球菌搁置在培养器皿中,然后就去做别的了。葡萄球菌是一种引起传染性皮肤病和脓肿的常见细菌。

  9月的一个下午,弗莱明正在与一位同事闲谈,他突然注意到有点什么东西异乎寻常。他话没有说完就凑上前去观察其中的一个培养皿。

  过了一会儿,弗莱明说:“太奇怪了!”原来,培养液中大片大片的黄色细菌不见了,而是代之以青色霉菌。与青色霉菌接触的地方,都变得干干净净了。

  弗莱明开始细心地研究,他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的意识:这是一种很有价值的生物。

  他把培养皿中青色物刮下来一点点,开始用显微镜观察。这些青色的斑斑点点具有青霉素属霉菌——青霉葡萄球菌氧化酶的特征。然后,弗莱明把剩下的霉菌弄出来,放在一个装满营养液的罐子里。几天以后,青霉素长成菌落,清汤呈淡黄色。

  弗莱明开始着力研究这种奇怪的霉菌。他认定这种霉菌向液里释放出呈小金珠状的杀菌物质。这些黄色的液体在杀菌方面与霉菌本身同样有效。这是单株真菌,与面包或奶酪里的霉菌并没有什么不同。它对传染病菌有致命的效果。然而他的有限的试验表明,这种真菌对人体细胞无害,而且即使稀释1000倍,也能保持原来的杀菌力。

  弗莱明在医学院时,曾接触过帕斯特的发现。法国帕斯特证明,某些疾病和传染病是由微小的生命体,或者说是微生物引起的,它们侵入人体,吞噬人体细胞。1877年,帕斯特又提出了一个看法:某些微生物攫食另一些微生物,就像某些动物攫食另一些动物一样。甚至最低级的微生物也在为生存而斗争。帕斯特最后说:“生命阻止生命”。

  “抗生”一词就是由帕斯特创造出来描述这种现象的。

  免疫学和细菌学这两门相互关联的科学就是由帕斯特奠定的。

  弗莱明上学时,科学家们在这两个领域里都取得了重大进展。研究人员已经查明了大多数致病微生物,并研制出预防天花、霍乱、白喉以及其他疾病的疫苗。

  但是还没有人找到治疗传染病的一般消炎方法。弗莱明的发现,结束了对治疗致命传染病的漫长探索。

  弗莱明最初的工作是和洒尔佛散打交道。这是法国埃尔利希医生发现的,有一定的抵抗炎菌作用。埃尔利希最后得出结论,科学家可以研制出对特定病菌有相似亲和力的各种化学物质,即攻击并消灭病菌但不伤害人体其他细胞的药物。埃尔利希解释说:“可以这么说,抗毒素和抗菌剂是一些魔弹,它们专打那些需要它们去消灭的细菌。”

  一战的时候,弗莱明在赖特领导下去法国的布洛涅建立一个战地研究实验室,研究并治疗协约国伤员所患的传染病。经常发生的是感染,弗莱明说:“那时我站在那些受了感染的伤员中间,站在那些痛苦不堪和垂死的人中间,却爱莫能助。我心里充满了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发现一种能够杀死那些病菌的药物,一种像洒尔弗散那样的药物。”

  1922年,弗莱明有了第一个突破,他患了感冒,回到实验室后,向培养皿里加了一点儿感冒粘液,结果发现,微生物被溶解了。也就是说,粘液里有什么东西对某些细菌有致命效果。用眼泪、甚至唾液进行的其他试验,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6年以后,当他终于找到这种物质——青霉素,正是他对溶菌酶的研究帮助他认识到青霉素的巨大重要性。青霉素像溶菌酶一样,能够溶解细菌的细胞壁,此外,它还是葡萄球菌、链球菌和其他传染性细菌的天然敌人。

  1932年2月13日,弗莱明向伦敦医学研究俱乐部提交了一份关于青霉素的论文。听众们有礼貌地听着,然后就转向其他问题。他的研究成果报告也没有引起很大的兴趣。弗莱明失望地恢复了他的其他工作,但是他仍然小心翼翼地保留着所培养的青霉素,等待着人们迟早使用。

  几乎10年之后,才使得青霉素运用在病人身上。1939年,钱恩与弗洛里开始分离和试验一株样品。他们在牛津发现了一株首次在弗莱明实验室里发现的那种青霉葡萄菌氧化酶培养物。那年底,钱恩已经成功地分离出像玉米淀粉似的黄色粉末,并把它提纯为药剂。

  钱恩是一名德国出生的犹太人,他曾在弗莱明的实验室工作,因此,他是在弗莱明的基础上作出研究的。

  1940年春天,牛津研究小组在一些老鼠身上试验了这一药物的奇效,结果是惊人的。他们先给50只老鼠注射致命剂量的链球菌,然后给其中的一半注射青霉素。在16个小时内,25只没有注射青霉素的老鼠全部死亡,而在25只注射了青霉素的老鼠中,除一只以外全部存活。

  弗莱明看到了牛津大学的实验报告,去见钱恩和弗洛里。钱恩早就没和弗莱明联系了,看到这位老人,他们很惊讶。

  牛津的研究人员从弗莱明提供的试样中培养出效力更大的青霉素菌株。然而,提纯的过程耗时费力,而且收获甚小。他们慢慢地积累了少量的药物,把它储存在实验室的冰箱里,以备急用。

  1941年2月,一位警察因为刮破了脸而患上了链球菌感染和急性中毒。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医院同意让弗洛里和钱恩试一下新药。他们拿出全部的青霉素,仅仅一茶匙,每隔三小时为病人注射一次,不到24小时,病人的情况稳定下来,随后竟然降温消肿,只可惜,药太少了,警察最后还是死了。

  药是用来救人的,这种青霉素的大批量生产是因为杀人而促进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到了为大规模生产所需的促进作用。本来,弗洛里和钱恩是恳请祖国提供经费来生产青霉素的,但是英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没有理睬这两位医生。最后,弗洛里和钱恩找到了美国,美国立即定为优质军用品。

  人们刚一开始生产青霉素时,这种霉菌只在一种容器中生长,而且还需要昂贵的营养液,并且只长在营养液的表面,所以,即使数百瓶的产量都不够一个病人用一天。

  1942年,发现了一种来源广泛而且价格低廉的营养液。同时,找到了一种金菌青霉素的霉菌,它的生长比青霉葡萄球菌氧化酶高200倍。而人们摸索到了制取方法:

  用可以充气的巨大容器使霉菌不只是在营养汤表面生长,而是在整个营养液中生长。制药商们开始建造约两层楼高、可以装25000加仑营养液的大容罐。像飞机螺旋桨一样大的搅棒使空气通过容器内的营养液。霉菌生长时释放出的热量相当于一所房子一冬天的暖气量。

  亚历山大·弗莱明在1944年受封为爵士。1945年,他与弗洛里和钱恩获诺贝尔医学奖。1955年,弗莱明逝世。

  让我们用钱恩的评价结束对这位有道德而且谦虚的人的事迹之叙述:“他给我的印象是,他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然而他使人感到虽然他竭力装出冷漠的样子,却有一颗火热的心。”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