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340章 社会主义从空想开始:三位先驱者
  17、18世纪英、法两国先后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两国也相继成为了资本主义国家,开了确立世界资本主义国家政权的先河。资产阶级革命刚刚爆发的时候,人们都异常欣喜、争相投身革命,轰轰烈烈的革命之后,资产阶级政权正式确立起来。等革命结束后,人们渐渐发现:资本主义并不是启蒙思想者所设想的理性社会。它虽然强于封建社会,但剥削关系并没有消除,贫富分化愈发加剧。人们认识到所谓资本主义只不过是以金钱即“资本”代替了封建社会的等级特权和土地所有制来压榨人民,“换汤不换药”,人民依旧没有得到解放。产业革命之后,工人大批失业,民不聊生,于是人们开始寻求一种真正理想的社会制度。19世纪中叶出现了空想社会主义思潮和学说,它批判资本主义社会,幻想建立一个消除贫富对立的美好社会。但是,这种社会主义不能指明真正的出路。它既不能阐明资本主义制度下雇佣奴隶制的本质,又不能发现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也不能找到新社会创造者的社会力量。所以说,这是一种批判的然而是空想的社会主义。它的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是法国的圣西门、傅立叶和英国的欧文。

  昂利·圣西门(1760—1825年)出身于法国贵族家庭,深受18世纪启蒙学者的影响。早在少年时代,他就幻想建立伟大的功业。他命令仆人每天用这样的话唤醒他:“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着你啊!”19岁时,他前往北美参加美国独立战争,作战很英勇。战后,圣西门带着上校头衔回到法国,并被任命为麦茨要塞的警备司令。但是圣西门抛弃军职,在欧洲旅行了很长时间,直到法国大革命开始才回到法国。他并不反对法国大革命,但并没有参加革命。经历法国大革命的洗礼后,圣西门陷入沉思,终于悟出,资本主义比神学和封建制度要优越,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更加重了对人民的剥削。他认为,最应关切的是“人数最多与最贫穷的阶级”,于是便设想出一种理想社会,叫做“实业社会”。在这种社会里,将以科学的发展,艺术的进步,手工艺的发达等手段赢得社会的发展,从而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欲望;将按科学计划去安排生产,按人们的才能及贡献分配其所得;原来对人们进行政治管理的国家政府,将被对生产与分配进行物事管理的部门所代替。这就是说,人与人之间不再有阶级差别。

  40岁的圣西门觉得自己缺乏知识,于是进入高等工艺学校听课,沉浸于科学研究之中。他为此花尽了最后一点钱。妻子离开了。圣西门不得不去当抄写员,后来就靠以前的仆人施舍度日。他看到革命后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并没有解决社会的矛盾和人民的贫困,仍然充满着罪恶和灾难,他苦思冥想,渴望建立一个人人平等和幸福的社会——即“实业社会”。他整天整夜都在设计改造人类社会的方案。圣西门亲手抄写自己的作品,分发给各种各样的人。但是富人们甚至连看都不看他的手抄本。临终前他对学生说:“要完成伟大的事业就要鼓起勇气……我毕生所追求的就是如何保证人们自由地发展他们的才能”,他补充说,“不久,工人政党将会形成起来,而未来是属于这个政党的”。

  沙利·傅立叶(1772—1837年),出身于法国布商之家,幼年辍学,随父经商,后因为破产陷于贫困。傅立叶当过店员、推销员、交易所经纪人。熟悉了整个商界的见利忘义、尔虞我诈的劣迹,开始寻找怎样消除剥削造福人类的道路。他把资本主义叫“文明制度”,他认为资本主义与以往的社会制度相比具有其先进性,使工业兴盛,科学技术发展起来,但仍旧是“反社会的工业主义制度”。傅立叶怒斥文明制度“是颠倒世界,是社会地狱”。他说:“我的目标不是改善文明制度,而是把这一制度消灭。”他推测,在消灭文明制度以后,要经过两个过渡阶段才可以达到理想的“和谐制度”。和谐制度由许多的“法朗吉”所构成。“法朗吉”是由工、农、商、家务、教育、科学、艺术等7种劳动联合与协作的团体。在法朗吉内,所有的产业都归全体成员共同所有,人人都参加劳动,以农业为主,人人自由地选择职业,使劳动成为乐趣。他重视发展文艺,主张男女平等,他认为,女权的发展是一个社会进步与否的评定标准。他写了很多文章,揭露与抨击资本主义制度,探求社会改革的道路和拟订未来理想社会的计划。他主张通过宣传教育,说服资本家接受他的社会改革方案。他认为,欧洲有4000个富人会接受他的学说。他写信给拿破仑和大银行家,指定他们访问他的时间。他登出了广告呼吁资本家资助他搞试验,宣布每天12点到1点在家里等候他的支持者来访,但是等了一生,也没有一个富有者上门来。他理想中的“法朗吉”由于没有物质依托终于成了可望不可及的空中楼阁。

  罗伯特·欧文(1771—1858年),一个手工业者的儿子,贫苦出身,7岁就开始劳动,10岁被送到伦敦的小店里当学徒。从小目睹资本主义给广大工人和劳动人民带来的苦难。他说,世界充满财富,但到处笼罩着贫困。他企图建立一个消灭贫困和阶级对立,共同劳动、财产共有的新社会。1800年欧文同苏格兰某工厂厂主的女儿结婚,担任了该厂经理。他没有像圣西门和傅立叶那样著书立说,对世人宣教,而是从慈善事业做起。他所经营的工厂,工资高、工时短,有医疗福利和住房福利制度。因此工厂的生产日渐发展起来,股东所获的红利也远比其他厂多。所以欧文被人们称为“善人”。欧文不以慈善事业而满足。有一次,他偶而读到了经济学大师李嘉图的书,其中有个重要观点是“万物的价值是由劳动创造出来的”。这一观点提醒了欧文,于是他想:“价值是由劳动所创造出来的,劳动者就应当享有全部价值。工人过得贫寒清苦,全是因为资本家剥夺了他们所创造的财富。”从此,他成了一个空想社会主义者。他开始写作并宣传批判资本主义的言论。他说,资产阶级剥削了工人又制造了“公平交易”的假像,工人得到的远比他们所付出的劳动要少。究其根源,就是资本家攫取了巨额财富和厂房机器。于是欧文斥责私有制是资本主义剥削的根源。这一观点是圣西门、傅立叶没有想到的。因此欧文对空想社会主义学说有着更重要的贡献。1823年,他提出建立共产主义新村的计划,即建立劳动者“公社”。一年以后,他在美洲印第安纳州买了一块土地,带着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到那里建立起一个共产主义新村——新和谐村,进行示范试验,以便吸引全人类的关注。在公社中,产业公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但是他并未想到,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周围处在资本主义的包围之中,一个小小的社会主义“和谐公社”怎么能存活下去?以欧文计划为基础的“村落”,不是很快崩溃,就是变成剥削他人的富农企业。四年后公社全然瓦解,欧文只得返回英国。以后,欧文又在伦敦创立“公平交换银行”,结果又告失败。欧文的试验,一生中一无所成。

  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梦想虽然在资本主义大潮中覆灭,但他们却是时代的伟人,他们以济世为己任,光明磊落,敢向方兴未艾的资本主义宣战,设想出社会主义的前景和蓝图,为整个世界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但当时他们并不懂唯物论和辩证法,只不过从善意出发,济世救贫,难免陷于空想。

  这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思想归纳起来,有两个突出方面,也是他们的重要贡献。第一,尖锐地揭露了资本主义的矛盾,批判了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现象。圣西门把资本主义社会叫做“本末倒置的世界”,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处于最贫困受压迫的地位;而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人却过着荒淫无耻的寄生生活。傅立叶对资本主义的剥削关系作了辛辣的讽刺,指出一部分人的幸福是建立在另一部分人的痛苦、灾难和死亡之上的。他把资本主义文明叫作“新成立的奴隶制”、“社会的地狱”。欧文生活在资本主义生产当时最发达的英国,因而批判更深刻些。他明确讲到,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矛盾是由分不开的三种祸害——私有制度、宗教制度和婚姻制度产生的,而其中私有制度又是敌对、欺骗、舞弊、卖淫、贫困、犯罪和痛苦的根源。他把批判指向私有制,他指出,私有制把人变成魔鬼,把世界变成地狱;当私有制还存在的时候,人类要获得幸福是不可能的。他主张消灭雇佣奴隶制和私有财产,确信资本主义必然由社会主义所代替。第二,设想了未来“理想”的人类社会,第一次把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新的生产体系提出来,并预测到未来共产主义的一些特点如城乡对立的消灭,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对立的消灭,国家的消亡等。在圣西门的未来社会中,“人人应当劳动”,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有组织的生产所代替;对人的统治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的领导所代替。傅立叶把他的理想社会设想为由许多工农业相结合的“法伦斯泰尔”(即“公社”)所组成的集体,在“法伦斯泰尔”中自给自足、共同劳动和生活,男女平等,普及免费教育。欧文的共产主义新村要彻底废除私有制,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应为集体所有。三位空想家都在不同程度上提出在未来社会应该实行按劳分配的思想。

  空想社会主义者对资本主义“文明制度”的揭露和批判,成为启发工人觉悟的极为宝贵的材料;他们关于未来社会的积极主张和学说,为社会主义理论的产生提供了宝贵的材料。空想社会主义成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之一。所以马克思、恩格斯把他们称为“三个伟大的空想主义者”,承认他们“在许多方面是革命的”,肯定了他们的历史功绩。

  此外,空想社会主义者还受唯心主义世界观的限制,他们不承认自己是一个阶级的代表,而把自己看成是整个社会历史的代表,不把社会主义看作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而是看作绝对真理、理性和正义的表现。因此,空想社会主义学说是与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当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后,它就变为一种反动的和保守的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的信徒们,总是组成一些反动的宗派。

  因此,“空想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着实相去甚远。把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的伟大历史任务,就落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头上。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