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221章 集作曲与评论于一身的伟大音乐家——舒曼
  舒曼是19世纪上半叶德国音乐史上最突出的浪漫主义音乐家,也是欧洲音乐史上最杰出的音乐评论家。舒曼的一生,积极进取,执著勤奋,浮士德式的奋进精神使他以毕生的精力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事业。我们今天来研究舒曼,一方面不得不为他的天才以及伟大的熠熠放彩的成就所折服,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怀着崇仰的心态去学习他那为事业献身的热烈情怀。

  舒曼于1810年6月8日生于德国撒克逊州的茨维考城。他的父亲是一位文化素养较高的出版商。他热爱文学,曾翻译过拜伦和瓦尔特·司各特的一些著作。舒曼自幼受父亲的影响,从小就热衷文学,涉猎群书,尤其喜欢读歌德、拜伦的作品,作品中散发的浓郁的浪漫主义气息令年幼的舒曼如醉如痴。而且他开始动手写作,以致于在中学时代他已经写出了大量的抒情诗、三个剧本和两部长篇小说。早就为他以后的音乐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时,音乐天赋也如蓬勃萌发的春草似的在他身上显现出来。他能随手在钢琴上弹奏一些当场自制的小曲,这些小曲都是他灵感的迸发,他弹奏起来并不需要冥思苦想。而且他还能用这些小曲准确地描摹小伙伴的言行、性格,当他弹奏完,他的小伙伴们都能准确地指出曲调模仿的是谁。从这里我们似乎能看到作为音乐家的舒曼与生俱来的敏感、细致、善于表达内心深处的情感。做一个音乐家,这是幼年舒曼的一个最高理想。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每当他手抚钢琴,他便能自然地沉浸在快乐幸福之中。舒曼多么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一个钢琴家呀!

  然而,上天似乎真的故意为这些一流的天才设置障碍,不幸的事件发生了。1826年,也就是舒曼16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他的母亲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目光短浅,思想偏执。她不允许舒曼继续攻读音乐,而是强迫舒曼进入莱比锡大学攻读法律。她期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成为大律师,能挣大钱。舒曼不得不暂时屈服,就这样,这个天才的音乐旅程也暂时受到阻隔。在大学里,他苦苦煎熬。他从小酷爱浪漫主义文学,自身是一个极富浪漫主义气质的人,怎么能安下心来学习那些枯燥无味、死气沉沉的法律呢?他的面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按母亲的旨意走下去做一个律师;另一条是做母亲的叛逆者,固执而坚定地走自己愿意走的路:做一个音乐家。现实的疲乏与理想的引诱苦苦地折磨着他,他将何去何从呢?舒曼聪颖过人,天赋极高,如果他始终遵从母亲的意愿,也许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律师,但音乐史上必定无疑会减少辉煌的一页。可舒曼并没有迷失自己,两次偶然的事件促使他最终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一天晚上,舒曼参加了一位朋友家中举行的小型音乐会。在这里,他结识了当时声名显赫的音乐教育家弗莱特列克·维克以及他9岁的女儿克拉拉。年幼的钢琴家克拉拉娴熟的表演使舒曼找回了自己的童年,他一直潜伏未泯的理想再一次燃烧起来,他决心拜维克先生为师,向他学习钢琴演奏。从此,这两个人与舒曼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克拉拉后来成为舒曼的妻子,成了舒曼精神上的支柱。另一次偶然事件是舒曼有幸聆听了“小提琴之王”帕格尼尼的演奏,那精彩的表演又一次让舒曼躁动不安,狂热不已。他再也不能忍受枯躁的法律学习,于是抓起笔来几乎声泪俱下地给母亲写了一封长信,恳求母亲同意自己放弃法律学习,去继续自己的音乐生涯。最后在维克先生的帮助下,舒曼的母亲终于答应了。舒曼成功了!音乐史将幸运地添上一个辉煌的名字。

  年轻的舒曼如鱼得水,刻苦异常,他干脆搬进了维克先生的家,不分昼夜地用功练琴。他为了增强自己右手中指的灵活性,背着老师偷偷“发明”了一种机械装置——在天花板上安装一个滑轮,轮上穿过一根绳子,绳子的一端系住一个小铁锤,另一端系在右手中指上。他利用中指拉动铁锤,企图练就中指的灵活性。然而,这种“头悬梁锥刺骨”似的虐待使他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中指韧带损伤,关节巨痛,令他无法再从事钢琴演奏。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的理想破灭了!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命运再一次捉弄了天才。舒曼并不因此气馁,他决定以后转向作曲和音乐评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作为作曲家和音乐评论家,他照样成功了!

  舒曼于1834年在莱比锡创办了《新音乐报》,这是当时进步音乐思想的喉舌。在这个刊物上经常出现一个团体——“大卫同监社”。这是舒曼团结当地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的一个想像中的团体,向当时音乐界陈腐、保守、庸俗的市侩风气展开尖锐的斗争。大卫是《圣经·旧约》中的领袖人物,英勇善战,酷爱音乐。在这个团体中,舒曼虚构了两个人物:弗洛列斯坦和约瑟比乌斯,通过这两个人物的对话、辩论和交流,舒曼发表自己对音乐、人物的各种看法和观点。舒曼利用《新音乐报》不仅批判了当时音乐界堕落不振的颓风,揭示了古典遗产的真正价值,并且以卓越的远见,鼓励了后起的青年音乐家如肖邦、柏辽兹、李斯特、勃拉姆斯等。他的第一篇评论向世界宣告了肖邦的天才,而最后一篇文章则推荐了当时还默默无闻的勃拉姆斯。

  舒曼的创作是从钢琴音乐的写作开始的。他的重要作品有《狂欢节》、《交响练习曲》、《克莱斯勒利安娜》、《幻想曲》等。舒曼的作品更侧重于情感与心理状态的表现,使乐曲的表现手法更加细致、更加灵活。

  在舒曼的音乐生涯中,有一个人是必须提及的,这就是他的妻子克拉拉。克拉拉幼年丧母,而父亲又非常刻板严厉。幼年的克拉拉缺少母爱,孤苦伶仃。舒曼的出现使她有了感情的依托,他们在一块练琴、学习、散步。她非常喜欢舒曼,喜欢他的幽默与机智,更羡慕他的天才。他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然而他们越来越亲密的友谊遭到了维克先生的不满。维克先生是一个非常势利的人,他希望克拉拉能嫁一位有钱有势的上流贵族,所以他不能再容忍舒曼继续待在自己家里。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那炽热的爱情。专横的维克先生把克拉拉带离莱比锡,长期在外地旅行演出。距离的遥远并不能妨碍他们心灵的贴近,于是他们把各自的相思都诉诸书信。维克先生对此愤怒异常,严密监视女儿的行踪,而且给舒曼写了一封措词严厉的信,说他有一支手枪是专门为舒曼准备的,维克的蛮横遭到了门德尔松、肖邦等人的强烈抗议,他多年的老友李斯特更是与他断然绝交。这些都丝毫不能改变维克的铁石心肠。他居然在克拉拉18岁生日那天,把鼓足勇气登门造访的舒曼当众赶出自己的家门!最后还是克拉拉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她在1839年第一次离开父亲单独演出成功后,主动去找舒曼,而没有回到父亲那里。那时,她年仅20岁。老维克并没有因此认输让步,而是把这件事诉诸法庭,让法庭干预此事。有情人终成眷属,经过1840年多次艰苦的诉讼,法庭最终裁决克拉拉有权自主决定自己的命运。老维克以惨败而终。舒曼焦灼的灵魂终于得到了爱情之水的浇灌。1840年9月13日,舒曼与克拉拉的婚礼在莱比锡郊外一座普通教堂里举行。来宾很少,新郎新娘只邀请了几位真正的知己。当然老维克没有参加。舒曼一生写过250首歌曲,其中138首写于辉煌美好的1840年。

  克拉拉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她承担起全部家务,全心全意支持丈夫的工作。她知道,做一个卓越的钢琴家必须向一个天才的作曲家让路,这才是惟一正确的选择。而丈夫的每一次成功都令她从内心里感到喜悦。当我们评论舒曼的伟大天才时,决不能忽略这位默默奉献的伟大女性。

  过度的紧张工作以及以前曲折的爱情经历给舒曼的打击很大,造成的祸根开始渐渐发作,舒曼感到焦灼不安,精神失常。这种很多天才与生俱来的神经质的痛苦,使舒曼经常不能自已,恐惧、发狂,以致于1854年冬季的一天,他只身跳入莱茵河,结果幸运地被渔民救起。1856年7月29日,舒曼以其46岁的生命告别人世,在克拉拉的怀抱里辞别了自己的爱人。

  舒曼去世时,克拉拉只有37岁。此后,她在这个世界上又安详地度过了40个春秋,没有再婚,艰难地把7个女儿拉扯成人,安详平静地度过了自己的余生。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